Bos新鲜事

汪琼:机遇属于有梦想的人


来源:博思游戏学校 日期:2012-11-21

【初见面纪实】

记者:汪老师,我们要做一档《那些年,他们和我一样》的专栏。下午借用你点时间做一个专访OK吗?

汪老师:我随时都OK,你现在就来吧。

记者:可现在都快到饭点了,等你吃完饭再做专访吧?

汪老师:没关系的,采访完再吃饭也一样。

【解说】汪老师瘦瘦的,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。虽说他看上去弱不禁风,但他的身体里爆发出的小宇宙足以震撼住我。说起有关梦想的词汇时他总是轻描淡写,但却很难掩饰他眼睛里放出的光芒。我想,梦想是这个世界上最靠谱的东西,无论在什么环境中,我们依旧能看到它爆发的小宇宙。

记者:先说说你的学生时代吧?

汪老师:我小时候喜欢画画,因为没有上过专业的训练,就不怎么会画,家里也没有考美院的概念。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应用,那时候家里人也都不懂所以也没怎么引导。到了大学以后比较自由了,有能力培养了,才会想说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。那时候确实不喜欢编程,也学不进去觉得很枯燥,就是喜欢画画。那时候广州有个漫画社在招新人,要求是只要你喜欢画画,就算不会画也没有关系,都可以去。于是我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去了广州,一去就去了两年。

记者:两年?那你的学业怎么办?

汪老师:就跟学校说不读了,学校方面建议我转专业。本来是要转平面设计的,但我不想转,还是义不容辞的走了。其实那时候挺简单的想法,就是觉得专业不适合,读了也是浪费金钱浪费时间,正好又有个机会在面前。

记者:当时你的父母是怎么看的?

汪老师:我还记得去广州的时候是非典闹的最厉害的时候,全国草木皆兵的样子。但是广州那边已经没有非典了,这个情况其他地方是不知道的。当然也没给父母知道,是先斩后奏的。

记者:大学读到一半放弃,孤身去广州闯到。是什么促使你做出这样的举动?

汪老师:就是喜欢画画。在高中的时候我并不知道选择哪个,家里人也没有引导。一旦我成人有了独立思考能力,知道怎样去选择了,这个时候会以自己的选择为主。当然我当时的举动也有和朋友们聊过,并不是脑子一热就冲动的走了。

记者:去了广州以后呢?

汪老师:起初是在一家漫画社当助理,因为没有能力自己画。其实自己是自得其乐坚持了两年,一个月也就300块钱,也不是工资,而是老板给的生活费。做漫画是要耐得住寂寞的,没钱没房没女朋友,什么都没有。完全就只有一个梦想,一种信念在支撑着我。当时我吃不饱饭,家里人知道这个事情后也一直在反对。

记者:是挺辛苦的,300 块一个月还坚持了两年。

汪老师:是的,后来我也有自我审视过,好像自己并不是这块料。我并不是科班出生,两年的时间对一个画手来说是很短的。有很多画的很好的画手都是从小开始画画的,或是接触的时间很长了。后来我就做了一个让步,听了家里人的话没有死撑下去。

记者:离开了动漫社又去了哪里呢?

汪老师:离开动漫社以后我没有回学校也没有回家,就来到了上海。是正好有一家游戏公司面试,是做游戏原画的。当时的机遇是很好的。因为是04年入行的,大致是第二、第三批进入游戏行业的。当时整个游戏行业刚起步,这方面的人才非常短缺,有这方面意愿的人也并不多,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行业。所以说我进入这个行业的时间点比较好。换做我现在去看我当时的水平是肯定不行的,现在我的要求会非常的高。

记者:这个时候你父母还坚决反对吗?

汪老师:其实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。父母是不反对我做的任何事情,但是有一个前提是要看得到发展。他们能看到我以后的发展,说白了就是他们能看到我将来会有出息,他们就会支持或是不反对了。当我做之前的那个动漫社,看不到任何前途,我的父母也看不到,所以他们一定是极力反对的。父母并不希望我一定要飞黄腾达,但至少希望能稳定,能养活自己。

记者:以前有没有觉得你的父母不了解你?

汪老师:这是很正常的,没有哪个父母是非常了解自己孩子的。但有些父母会忠于孩子的爱好,这点就够了。不要非得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但能做到尊重你,就够了。

记者:你辍学去广州两年,和父母关系一直紧张中。这些是你当时的理解还是现在感悟到的

汪老师:这是我来上海之后才看到我父母的转变。我04年来上海刚入行的起薪就是3000块,已经很不错了。父母看到了这个转变,慢慢的从消极的抵触到欣然接受。后来我父母通过和朋友的聊天聊到孩子在做什么,都给了正面的评价。在这一行我也看到了我的进步,生活质量也在慢慢变好。

记者:那你认为你是一个有天赋的人吗?

汪老师:我承认我是有些小聪明的,在美术这块我并不是很有天赋,我在前进的时候手并不是很勤。能够可以应付工作就可以了,不是很努力。当然这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并不勤奋。

记者:受到过很大的压力吗?

汪老师:有过,但其实这个东西不用去忌讳的,我觉得这是最好的。其实我08年到10年是压力最大的。因为那个时候我从事的工作要求非常高,所以那时候压力也是最大的。平常的工作到80%就OK了,但在那公司做到80%是远远不够的,他们要求是150%、200%。怎么办?我那时候已经干了三年了,知道什么是对自己好的什么是不好的,又是我自己选择的公司是自己一直以来的追求。其实大压力就是高要求,对成长期的人来说是非常好的。人就是陀螺,不打不转。一定要有压力才会进步,甚至要寻求一些压力。

记者:这个时候会后悔吗?

汪老师:有的时候工作上出不来稿子,辛苦出来的稿子还一直被否掉。无论是自尊心还是自信心都严重受挫。根本不会想到后悔,就想着做不到就赶紧去做。

记者:现在回想,如果你没有放弃学业的话,会是怎么一个样子?

汪老师:这个问题我父母也问过。我就想说,如果当初把书读完的话可能比现在更好也可能比现在更差,没有什么好像的。活在当下,把当下的事情做好,把你的计划和目标努力去完成。

记者:当时的梦想是?现在还坚持吗?

汪老师:一辈子画画就可以了,现在也这么想。

记者:现在还觉得文凭重要吗?

汪老师:我觉得技能是最重要的,文凭能拿到是最好的。绘画说白了就是做手工艺,卖的是技术和创意。有这方面追求的话就去追求,年轻人有一个宝贵的东西就是时间。有时间可以让你去追求让你去选择。

记者:觉得自己是个运气好的人吗?会建议同学像你这样辍学追求自己的梦想吗?

汪老师:我觉得应该说是机遇,有机遇在,我又正好抓住了。当然我不建议同学会像我这样做,会有负面效应的。我只想说我做事的习惯是这样,凡事都有好与坏,没有说鱼与熊掌兼得的。做事情时多想想坏处,想这个坏处你是否能承担。如果这个负面效应你可以承担那你就去做,因为大不了也就如此嘛。我是站在这个社会体制边缘的人,进入这个社会是必须进入这个体制的。所以我不建议同学学习我的做法。

记者:从汪老师的身上,我看到了坚持。即使曾经付出的代价在别人的眼里都是沉重的,但对于现在这个他来说,一切都值得。今天的专访就到这里。

相关关键词:游戏策划 游戏原画 手机游戏开发


  • 独创课程
  • 精英讲师
  • 学员作品
  • 保证就业
  • 学习环境